石油钻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石油钻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江歌案陈世峰判处结果如何江歌妈妈将于12月20日召开记者会通知_[瓦罗兰#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3 19:07:57 阅读: 来源:石油钻机厂家

昨天(12月15日)是该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426号法庭的最后一场庭审,目前,庭审已经结束了,当天晚上江歌妈妈在微博发文称 :“本人决定在20号判决宣告当天,举行记者会,向全社会关心、帮助我的好心人表达感谢!”至于江歌案的庭审结果如何,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陪审团的判断吧!

(12月15日)第五天,原告律师提问陈世峰,拔出江歌脖子上的刀,看到很多血,你看到这个样子是什么感觉?陈世峰说,“我浑身都在颤抖,看到地上一滩水,我尿了一裤子。” 陈世峰称,感觉杀死江歌的过程也就十秒钟,“那时候觉得世界特别安静,耳朵听不见声音,感觉身体飘。”

下面,我们一起去看看江歌案最后一场庭审要点:

1、15日上午庭审第一阶段,谈及陈世峰对受害人家属赔偿的事宜,此时江歌妈妈情绪激动晕倒,致紧急休庭。

2、庭审第二阶段,陈世峰接受了法官、检方、受害者代理律师、辩护律师方、陪审员五方的讯(提)问。其中,检方讯问26个问题,主要关于陈世峰作案后的系列行为。

3、庭审过程中,受害者代理律师念了江歌妈妈写的一封陈情信。江歌妈妈称:“我不觉得他在反省。”

据悉,昨天(12月15日)庭审持续半天,这是该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426号法庭的最后一场庭审。

关于正在日本东京地方开庭审理的江歌,陈世峰的辩词和刘鑫的证词已经被法官及陪审团全面拒绝,涉及案情细节的判断,将由陪审团根据检方证据体系做出判断:

1、门是谁锁上的?

大内公寓201的门锁,是一个普通的双舌门锁,如果要从门外锁上,必须使用钥匙。而江歌在案发当时,没有机会掏出钥匙锁门。如果刘鑫没有从门内锁闭,门外可以通过转动门把手轻易打开。很显然,门锁必然是刘鑫从屋内锁上的。刘鑫锁门的原因也必然是看到了,或者参与了陈世峰和江歌之间的身体接触后,恐慌之下锁上了房门。那么,刘鑫必然是看到了陈世峰劫持、刺杀江歌的初始过程,然后锁门惊慌报警。

2、门铃是谁按的?

刘鑫否认听到过门铃声,陈世峰也否认曾经按过门铃,但是在警方的报警电话中,确实能够听到持续的门铃声。按门铃的人只有二个,江歌或者陈世峰。江歌在受到陈世峰的劫持或者攻击时,不可能从容的去按压门铃,如果试图向屋内的刘鑫呼救,也不可能按压门铃,并且希望能够发出更大的声响,即使江歌的双手被陈世峰控制,江歌也会采取拍打或者脚踢门扇的方法。而只有陈世峰,不希望发出足以引起周围邻居的动静,而采取按压门铃的方式。显然,持续按压门铃,只有陈世峰。

3、陈世峰究竟是去找谁的?

陈世峰声称是去找江歌聊聊的,如果这个目的属实,那么,陈世峰在门外劫持了江歌之后去,完全应该迅速脱离201室的门前,避免引起屋内刘鑫的发现,而将江歌带离门前,另找场地沟通。根据案发时的所有证据显示,陈世峰在劫持了江歌之后去,仍然在201室门前纠缠,最终杀人。因此,陈世峰的目标,必然是刘鑫。

4、刀是谁的?

陈世峰声称刀具是刘鑫递给江歌的,刘鑫予以否认。陈世峰最初在门外控制了江歌,无论是江歌本人或者刘鑫,都不会意识到陈世峰会行凶杀人,激烈冲突的情形下,刘鑫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寻找刀具,更不会有有主观意识用刀具去对抗陈世峰。因此,刀具必然是陈世峰事先带来的。根据警方在实验室查获的刀具包装,或许能够在这个包装盒上找到陈世峰的指纹或者生物痕迹。

5、是否第一刀毙命?

根据现场的痕迹,陈世峰辩护律师声称的第一刀误伤致死的说法,显然是无法成立的。现场的门上和墙上,存在大量刮擦血迹,如果第一刀毙命,江歌倒地,墙面上和门上,只会留下喷溅血迹,而非刮擦血迹。

6、谁清理了现场?

庭审第三天,法官和控方检察官询问了刘鑫,是否在案发后出门过?意味着警方没有在门铃上以及门把手上找到指纹,也即意味着有人在案发后清理过门把手以及门铃按钮。结合刀柄也被清理过的情况,说明案发后有人匆忙清理过现场。二选一,陈世峰和刘鑫。如果是陈世峰清理过门把手、刀柄、门铃按钮,那么陈世峰就不可能将刀柄遗留在现场。那么,最大的可能是刘鑫在警方到达现场之前,匆忙出来清理过门把手和门铃按钮。警方的报警电话录音中刘鑫称“姐姐倒下了,救护车快来",也从侧面证明了刘鑫曾经出门查看了现场。

7、刀刃去哪里了?

陈世峰声称案发后逃离现场的时候,刀柄滑落在现场,刀刃被埋在了一个建筑工地,但警方没有找到。由于刀柄被发现的位置距离现场较远,且被清理过,刀柄比刀刃更加容易携带,陈世峰没有理由只带走刀刃而遗留下刀柄。因此,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陈世峰并没有带走刀刃,而是被案发后去出门查看现场的刘鑫处理掉了。由于刀柄是塑料材质,难以藏匿,因此擦抹清理后,被远远的扔了出去,而刀刃轻薄,很可能被刘鑫扔进了抽水马桶。

8、案发后陈世峰的异常表现:

案发后,陈世峰逃离现场,叫了出租车并且中途取钱,回到住所处理衣物,回家后扔了沾有血迹的鞋;第二天把裤子、帽子扔在楼下垃圾场。陈世峰处理上述事情表现得极为从容。这显得极为诡异:正常情况下,陈世峰不可能判断在杀害江歌后,屋内的刘鑫毫无察觉,也不会想到是自己所为,陈世峰在逃离现场到时候,意识到刘鑫向警方报案后,警方正在四处缉捕自己。此刻陈世峰应该在逃离现场的过程中,就紧急处理掉相关证据,而且应该意识到警方有可能先于自己到达自己的住所,陈世峰甚至应该不敢回到住所。陈世峰在案发后的一系列从容表现,只能用陈世峰和刘鑫之间,存在着某种默契或者承诺。

9、关于刘鑫:

至此,唯一的悬念,就是刘鑫是否会被日本警方以包庇罪或者伪证罪追究责任。

昨天(12月15日)晚上,江歌妈妈微博发文记者会通知。内容如下:

本人决定在20号判决宣告当天,举行记者会,向全社会关心、帮助我的好心人表达感谢!

大家好!

审判杀人凶手陈世峰的庭审已经进行了五天。

12月18号上午10:00在东京地方裁判所813号法庭进行求刑论告。

12月20号下午3点开始在813号法庭,判决宣告。

我不知道,我所有的努力会换来什么结果。

408天了,我的思念、我的痛疼,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

408天了,你们不离不弃的陪伴和帮助,使我既温暖又愧疚,无法报答你们,请原谅!

本人决定在20号东京地方裁判所对陈世峰杀害江歌案作出判决宣告后当天,举行记者会,向全社会关心、帮助我的好心人表达感谢,向所有关心爱女江歌被害案的好心人一个答复。

记者会地点和时间如下:

日本记者俱乐部9楼会见厅( 日本プレスセンタービル9階、東京都千代田区内幸町2-2-1、千代田線·日比谷線 霞ヶ関駅 C4出口 )

时间:12月20日18:00

(因会场场地有限,仅限媒体记者参加)

再次叩谢大家恩情!

南平假山喷泉制作

长期大量回收氧化亚铜

装车鹤管旋转接头

挂桶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