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油钻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石油钻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好莱坞编剧教父评一代宗师单调重复51
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21:12:59 阅读: 来源:石油钻机厂家

"好莱坞编剧教父"评《一代宗师》:单调重复

《泰囧》《西游·降魔篇》《一代宗师》,对于这几部口碑和票房都大热的电影,罗伯特·麦基这位好莱坞著名的编剧导师毫不留情地给予了尖锐的评价。两年来,麦基频频造访中国,他的工作坊收费昂贵却依然受到宁财神、彭浩翔等人的热烈捧场,而他的著作《故事》更是很多电影人压箱底的必读物;这位年过七十的资深导师,俨然已经成为舆论口中“最懂得讲故事艺术”的人。

对话RM =罗伯特·麦基(Robert Mckee)

记者:你最早接触的中国电影是哪些?

RM:最早看的是《红高粱》。第五代导演对农民和底层有尖锐的描绘。印象深刻的还有《菊豆》,它的故事发生在染坊,画面里红色和黄色相间的布匹美得让人窒息,而且演员演技很好,角色的塑造非常出色。我当时就感觉,这是世界级的作品。

记者:近年来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却受到了很多观众的批评。

RM:他们确实是衰落了,新作模式化,缺少活力和热情,这些说法可能是对的,但问题是,谁在继承他们?是那些没有脑子的好莱坞山寨品吗?你可以批评他们,但前提是你能出来这样的作品吗?

记者:哪些电影你觉得比较好?

RM:有一部在中国很成功的喜剧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。有人说这是好莱坞的跟风之作,好莱坞确实有这样的公路电影类型;而这部片子还混合了一种电影类型,叫“友情救赎的故事”(buddy salvation story),就是友谊怎样让人变得更好。这部片子对友谊的描述很出色。而且它还是导演、演员、编剧、制片的个人秀,在中国有那么好的票房……

记者:不过《泰囧》在国外并不受欢迎,有报道说北美票房还不足6万美元。

RM:这有什么重要的?为什么一个导演要去海外赚钱?《泰囧》不受欢迎的其中一个原因,可能是因为它是喜剧。如果是肢体喜剧,人们会发笑,但如果是语言喜剧,就像《泰囧》里两人之间互损来制造喜剧效果,那就不是全世界观众都能理解的。外国观众必须看字幕,而一看字幕,喜剧的节奏就被打断。喜剧最重要的就是节奏,就像舞蹈一样,一击即中的那个点是很重要的,节奏没了喜剧就毁了。

另一方面,周星驰的《功夫》就很好。这是我看过最好笑的电影之一,因为它像查理·卓别林的作品,是完全肢体的。

记者:另一方面,王家卫的《一代宗师》在海外的票房还不错,这部电影是很中国的。

RM:我看的《一代宗师》是两个半小时的版本,我听说王家卫抱怨他被逼把电影从4小时减到2.5小时,损害了他的作品。但两个半小时的《一代宗师》已经够单调重复了,我不能想象4个小时的版本会让它变得更好。我爱王家卫的电影,喜欢《花样年华》《2046》,不过《一代宗师》我有很多不赞同的地方。这个电影的背景是日本侵华时期,我坐在那里就想,为什么武人在这个时候还自相残杀,不拿起枪来赶走日本人?如果电影放在1920年代,我更能认同。我不能相信这是战争时期会发生的事儿。

而且电影里一个场景跟着一个场景,一场打斗接着一场打斗,毁了家具、吊灯,毁了周围一切,我就在想,这些建筑也太渣了,这些家具太容易被毁掉了,我完全出戏了,不能相信。这些打斗最终也没有带来什么人物的进展。

我觉得这部片子在国外能成功,是因为有些外国观众爱视觉、爱功夫。功夫是现代的芭蕾,有很漂亮的动作,是暴力的舞蹈。而这部电影的视觉非常好。

记者:一部电影能不能在海外收获好的票房,有没有模式?

RM:没有。没有人能说清为什么一部电影能成功,就算好莱坞也不能。我只能从电影讲故事的角度来分析。中国电影和西方电影的最主要差别是,西方电影着迷于复杂的心理,中国电影注重强烈的人格。复杂心理就是那些纠结的、矛盾的人,比如女儿被母亲虐待,里面的角色一方面是好人,一方面是魔鬼。在北京、上海有多少人会看心理医生?很少。但西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咨询师。如果你要把电影带到海外,就必须塑造心理复杂的人物。

我喜欢王家卫因为他是少数对复杂心理感兴趣的中国导演。但《一代宗师》就失去这个特点,电影塑造的还是强烈人格。那些武师最大的特征是勇敢,一些人很高尚、很慷慨,一些人很霸道、很卑鄙,从头到尾人格都很一致,很强烈。这就是脸谱化。对于类型片来说脸谱化是好的,只要有好的故事和演技,这些角色普世的特点就容易打动人。但,他们不是那些走在街上的普通人。普通人是复杂的。

记者:近期你批评周星驰的《西游·降魔篇》不如他的前作有娱乐性,你不喜欢这部电影的哪一方面?

RM:《西游·降魔篇》没有兑现承诺。一个讲故事的人必须兑现他的承诺。在开头的时候,电影承诺观众,那个年轻人即将经历水火的历练,然后成长为一个成熟智者。但在电影的最后,我们却看到他毫发无损,就像在沙滩度假的床上醒来,然后他说,我受了罪,因为这些艰难我成长、顿悟了。如果他受难了,要有证据吧!我们从电影里根本看不到这点。这个故事是失败的,以至于角色必须在结尾的时候站出来,解释这个故事的意义。

我喜欢电影的女主角,她一心引诱男主角想要跟他结婚,我觉得这个角色很真实。可是电影不讲这个女人,而是讲男人。

记者:你认为《西游·降魔篇》是部喜剧吗?

RM:这不是一部喜剧。它有幽默感,但不是喜剧。喜剧必须有攻击性,是愤怒的艺术。在中国,喜剧通常攻击某种人格,比如贪婪、物质狂等,《泰囧》就是这样的。我们还嘲弄浪漫,嘲弄男孩遇见女孩。攻击有时温和,有时是强烈的,反正肯定是有攻击性的。《西游·降魔篇》不是,因为他没有嘲弄任何他认为可耻的事情。

记者:那些能在美国混出头的华人导演,比如吴宇森、李安,都是香港或者台湾背景的,内地电影人要受到海外的认同,是不是还有要学习的事情?

RM:李安是个好例子。他改编过张爱玲的《色·戒》,从心理层面来说,这个角色是很复杂的。如果想要成为李安,你就必须写这些复杂的人,远离脸谱化。但话说回来,我不能告诉人们应该做什么,我只能说,你应该做你想做的电影。我觉得一个电影人说要做一部西方人喜欢的电影,那就是出卖了灵魂。

我只能指出中西电影的不同,以及一些例外。是有例外的,比如《英雄》,这部把脸谱化做到极致的电影,在哪里都很成功。 (文/刘瑞兰)

助力载人登月中国交建承建的阿根廷深空站项目竣工电热膜

常春藤日常护理及栽培技巧凸脉球兰

壮观徐工高端成套设备比肩马来西亚双子塔安康

黄金瞳看片会现场火爆张艺兴原声出演备受好评南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