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油钻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石油钻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天宇朗通山寨大王转正中途悄然偃旗息鼓

发布时间:2021-01-17 04:05:36 阅读: 来源:石油钻机厂家

天宇朗通:“黑马”失蹄背后

一个“山寨大王转正”的绝好样本,缘何中途悄然偃旗息鼓?

曾让“诺基亚都怕的人”,如今或许已让华平略感失望了。

按照之前的计划,天宇朗通通信设备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天宇)本该于2010年赴港上市、跻身H股(他们甚至已找好保荐机构),以兑现承诺—2008年5月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以5.3亿元入股天宇,前提是其总裁荣秀丽答应公司将上市(当然,荣表示自己也有“主动权”)。很不幸,时至今日,这一计划已无人提及。

华平不是唯一的失望者。在天宇如日中天之时,荣秀丽曾允诺:一旦公司上市,自己的部下将获得与其价值相称的股权。如今,这一诺言对于部分高管而言,已无兑现之必要:自2010年初以来,天宇不断发生人事变动。2010年初,研发总监徐黎和海外市场部总经理卢伟冰离开;2011年初,自Skyworks空降加盟天宇1年左右的副总裁王离开,内部人士透露,这场人士变动并未结束。

知情人估算,从2009年开始成为天宇公司重点的智能手机,目前出货量每个月大概几万部(宇龙酷派预测今年出货量将在1000万—1100万部之间,其中智能机出货量将在600万部以上);公司赖以起家的非智能机也较巅峰时期跌落2/3,每月出货量几十万部。现在天宇内部经营状况如何,并无太多人知晓。关于销售情况,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透明(荣秀丽一度放言2009年销售额过百亿,但其后并无消息证实这一梦想是否成真),据称,现在公司的财务数据大概只有荣秀丽等核心人士及财务部门知晓。

2006—2009年—那是一段天宇超速增长的好时光。

成立于2002年的天宇,在2006年获得了GSM、CDMA网手机牌照。2007年,天语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的表现仅次于诺基亚,被称为“山寨机之王”(当年销售规模达50亿元)。2008年,天宇正式成为中国电信合作伙伴,并宣称当年“天语”品牌手机销售2400万部,销售额80亿元;2008胡润IT富豪榜中,荣秀丽以42亿元身家排名第11位。2009年,荣更是数次提及天宇的上市计划,某种程度上,华平的进入也令曾经的“山寨大王”脱胎换骨,现代企业制度开始逐步改变着天宇朗通的旧貌。

这家“由山寨大王转正”,并一度成为行业黑马的手机厂商,如今到底遇到了怎样的麻烦?

3G之劫

“天宇的确不能算我们的核心合作伙伴。”一家运营商人士如此表示。

2009年,荣秀丽在公司内部规定强制性动作—大力转向运营商市场。不过至今,可以看到的是,天宇在运营商市场表现乏善可陈。它并未撼动三星、酷派这些运营商“专宠”的地位。而在最初,由于拥有渠道优势,天宇对运营商还颇有吸引力,但随着合作的慢慢深入,这种吸引力在逐渐衰减。

荣秀丽也曾经表示过对运营商市场的担忧:(运营商市场)一个项目就要消耗几百万,这是对资源整合和现金流管理的巨大考验。

在情知风险巨大的情况下,天宇的动作仍然是相当冒进。为了能够迅速找到天宇的定位,在一开始大部分智能手机价格维持在3000元到4000元以上时,荣秀丽希望天宇的定位是在2500元左右。正是这种相对低价位的选择,给天宇带来了麻烦:为了控制成本,必须选择相对低规格的硬件,但是这种规格的硬件又无法实现软件运行环境,对于刚刚和运营商开展合作的厂商,这简直是一场灾难。在运营商内部的检测中,天宇的手机经常无法达到优秀或者良好的等级,最多勉强维持在及格水平线甚至以下,这降低了运营商对天宇手机的期望值,采购量远低于预期。

如果这还是初期必须要交的“学费”,那么接下来在战略选择上,荣秀丽表现得似乎有些“投机”。在Google Android和微软Windows Mobile操作平台之间,荣秀丽把宝压在了微软Windows Mobile。

“但她的判断并不是基于产业形势。当时发生过沸沸扬扬的谷歌退出事件后,她分析认定Android在中国也一定没有机会。”某位接近荣的人士对本刊表示,但事实并未如她所想,现在Google Android已是如日中天,天宇则错过了发展的好机会。而对于中国移动的TD制式,荣秀丽更不看好,她的做法是从外界买方案进行投标,这种手机的质量同样也无法达到良好的标准……同时,天宇在2G时代和上游供应商建立的牢固关系似乎也在发生裂痕。按照荣秀丽的定义,天宇是一家集成商,“我们的模式是寻求合作,与越来越多的人联盟,体系越来越宽广。所有的人都帮你做事。”天宇和上游厂商合作,形成紧密合作联盟,以此支撑自己体系运转。2009年之前,在2G时代天宇最紧密的合作伙伴是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者联发科,双方相互成就,都红极一时。但3G时代,联发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,荣必须找到新的同盟者。

情况比以往复杂。在2007年,天宇已经开始尝试CDMA手机的研发,主要由威盛提供芯片,到3G时代,威盛的低端产品无法满足智能手机的要求。从2009年,高通和天宇亲近起来。高通直接派驻技术人员到天宇公司,这正是荣秀丽过去惯常用的借力做法。但高通毕竟不同于联发科,对同样依赖山寨市场起家的联发科来说,天宇是其首屈一指的大客户,在二者最亲密的合作岁月,联发科常驻天宇的工程师达到数十人,而高通掌握3G各种制式绝大多数的技术和专利,与手机厂商的谈判中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。“这让荣秀丽很不爽,她是强势的人,喜欢掌握主动。”上述接近荣秀丽的人士表示,于是天宇和威盛之间的关系又开始升温,做过几个项目之后,高通方面再也沉不住气,重新来找天宇谈判。

但是,对于这个从山寨起家的手机黑马来说,质量控制仍然是其面临的巨大难题。

在天宇内部,据荣秀丽介绍,其实有着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;为了控制质量,荣将研发体系单独核算,一旦有项目的返修率超过规定额度,研发体系将被相应扣款。照此说来,质量问题理应在公司内部相当敏感。但一位稍晚入职者说他曾亲自经历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天宇四五款手机的收音机功能都存在问题,一直都没有解决,他不明白:即使对于山寨厂商都相当简单的功能,为什么在天宇就迟迟未决?

“荣姐”的局限

短发、干练的荣秀丽,在手机圈子里名声颇高。

在三教九流混杂于内的手机江湖圈子里,很多人都是真心敬佩这个一手打天下的女人,常有人慕名来拜访她,而荣的口才极好,如果她要想和人讨论一件事情,可以滔滔不绝说上几个小时别人都难以插嘴。荣看上去足够真诚,话语逻辑简单,这无疑让她的话语更有说服力。随着天宇在3G市场进行的组织架构调整,荣秀丽需要大量的管理人才。而凭借着优势,天宇的确从微软、Skyworks以及康佳引入数位高管,这些高管几乎都被她“洗脑”,抱着大干一番的心态加盟,有一段时间,天宇看起来越来越具有规范化的管理架构,但去年开始,这批人又纷纷选择离开。

“荣秀丽还是个典型的民营企业家。”一位离职高管评价:她没有安全感,不懂得放权。这种评价在缺少对质时很难辨清真伪。荣秀丽在之前接受本刊采访时,很清楚地表达过“放权”想法。2009年组织架构调整之前,天宇几乎没有层级,研发和销售共有二十多个总监直接向荣汇报,调整后,总监分为两级,二级主管向一级总监汇报,一级主管直接汇报荣秀丽。“这样我要至少退半步,最重要的事情是带几个人出来。”荣说。但据离职者称,现在从总监往上共40多人,仍然都会向荣秀丽汇报,天宇的实际架构是“副总裁相当于总监,总监相当于经理”。

公司内部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情可以提供例证:荣的先生倪刚目前在公司主要负责行政事务,某次因为一个清洁工人的工作决定进行处罚,这名清洁工人到荣秀丽处告状,荣认可这个工人的说法,就在没有知会倪刚的情况下推翻了倪的决定,并且称:不对就要改,我不管你是谁。这件事让为人相当和善的倪刚气结。外部进来的高管更是哗然。

天宇内部人士表示:“她在公司内部惯例被称‘荣姐’,所以有意无意她就会当这里是个大家庭,她的身份是家长,而不是管理者。”

如果说放权是荣秀丽还有缓慢适应的过程,那集权之下的荣秀丽,面对较之前更复杂的局面,能力也似乎受到了挑战。她被评价为“一段时间内只能专注一件事情”。之前2G时代完全专注于开放市场时,荣秀丽只要管理一件事情;随着目前三个市场(开放市场、运营商市场和海外市场)同时突破,荣一个人无暇兼顾。在卢伟冰离开后的最初时间里,由荣秀丽亲自抓海外市场,3个月时间内,海外市场销售量大幅攀升。之后,或许是认为已经完成过渡,或许因为看到更重要的事情,她的关注点开始转移,这带来的是资源随之转移,于是问题出现了,海外客户要求的产品功能,变得研发效率低,并且可能几次都无法通过验收。“手机市场节奏变化快,没有高的执行力,客户马上会流失。”业内人士评价。

关于天宇的执行力,在另外一个项目中得到了完全相反的评价,这个项目是天宇和阿里巴巴合作的阿里手机,这是荣秀丽几乎一年来关注的重点,是几方没有大突破之下的“赌注”。参与此项目的人对天宇印象很好,认为其执行力非常强。

实际上,2010年,在竞争方式完全改变之后的3G市场上,天宇仍然没有找到最切实可行的突破路径。这种胶着状态下,天宇在某次场合中与阿里巴巴方面有过接触之后,双方就萌发了合作打造一款手机的念头。“不论从哪个角度看,合作对于天宇来说,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。”业内人士评价。据内部人士透露,现在天宇公司所有资源都倾斜到这部手机上,可进展却并不顺利。按照原计划,这款合作手机应该在去年底上市,但由于软件和硬件的兼容测试等问题,延迟至今还没落定。

“荣虽然很着急,但是也希望产品足够好。这是天宇很重要的一仗。”一位参与相关测试的人员表示。

在荣秀丽潜心研发手机的这半年里,这种模式已经抢先被华为和腾讯实现,双方尝试推出了QQ手机,同在6月,中国电信也和腾讯合作发布了天翼QQ手机。天宇又失去一次先机。更重要的是,在目前这种合作模式里,仍然是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厂商的应用占据了手机桌面,这意味着手机终端厂商依然只是硬件厂商角色,而无法涉足服务提供,同时此类合作定制手机,由于主要是为推广应用,所以产品定价并不高。天翼QQ手机就是定位在千元的“学生机”。这对硬件厂商来说,算不上什么“油水”。华为作为B2B品牌,参与合作能够迅速使自己在B2C市场进行推广,但在天宇和阿里巴巴的这场合作中,天宇并未有更多提升。

荣的成功自有她的道理。即使对她颇有微词的离职者也承认她的能力,认为“她一直这样做下去,天宇也不会坏到哪里去”。

不会坏,这显然不是荣秀丽的追求目标,但要达到预期的目标,她还需要超越更多。

万古至尊武帝降临官方版

大公鸡七星彩下载

笑游棋牌